巨大的培養容器,上下看似黑色金屬材質做成的底蓋,中間的培養柱卻呈半透明狀,略帶著五彩的光暈,裡面有波光流動,隱約看得到一隻詭異生物在裡面;周遭有許多科學家忙碌著,除此之外,還有一群手持重武器的傭兵鎮守,他們不時用對講機跟外界對話,眾人神色凝重。

 

  「博士,BOSS!」看似位階頗高的傭兵將話機交給一名科學家,他緊皺著眉,接過話機:「BOSS!」對方不知說了什麼,只看到博士臉色越來越凝重,最後回了一句:「不完成體是很危險的,我沒辦法給您正確的時間,但是,依照預言跟基因分析,我可以很肯定....」語未落,旁邊發出大量嘈雜的聲音:「博士!它張開眼睛了!」

 

  博士顧不得還在跟BOSS通話,二話不說衝向培養器,所有傭兵都端起槍來,謹慎地靠了上去,將科學家們護在身後;傭兵頭子擋在博士前面,提醒他:「BOSS還在等你。」

 

  博士拿起話機說:「它張開眼睛了。」又頓了一下,顯然是BOSS在說些什麼,「嗯,我了解!」就把話機交給傭兵頭子;然後走向前,撫摸著那奇異的培養器。

 

  裡面生物緩緩張開眼睛,像是尚未清醒的模樣,一動也不動,彷彿只是標本;接著牠又緩緩閉上眼睛,像是睡了去。

 

  空氣凝結了五分鐘之久,所有的人視線都不敢離開,一直到博士轉身離開器皿之後,大家才放鬆了下來;傭兵頭子又拿起話機對外報告情況。

 

  異變產生時候,沒有任何人來的及反應!

 

  培養器裡的生物突然張開眼睛,眾人只聽到一聲尖銳的聲波,下一瞬,牠就已經穿越出來!雖然每天盯著它看,但是看到它真實的出現在面前時候,眾人無不驚駭的退了好幾步;而傭兵很快的往前遞補上去。

 

  人面蛇尾麒麟角、獸蹄蛇瞳小獠牙、 身覆鱗片、手如爪如鉤;牠緩慢的把眼神從眾人面前掃過,手向前一探,博士已經被牠掐著脖子凌空抓起,沒有人看到如何發生的!所有傭兵槍已上膛,頭子大喊:「別傷了博士!」

 

  博士拼命想拉開掐住脖子的爪手,雙腳不斷踢著,突然他停了下來,眼神散發奇異光彩,像是彼此交流似的,怔怔地看著眼前生物!這時牠嘴角揚起一抹冷笑,放開手,博士便跌了下來,然後那生物發出了男女難辨的聲音:「傳喚老兒覲見!」手爪一勾,憑空出現詭異蛇形盤據座椅,牠坐了下來,那椅子活了起來,巨蛇吐信盯視著眾人,現場除了博士跟傭兵,其餘的人都退出去了。

 

  牠百般無聊的逗弄著巨蛇,沒多久,從重重傭兵之中,走出一名巍巍老者,他身形痀僂,滿臉皺紋,年老到讓人無法猜出年紀,但他的雙眼卻是異常活力,像是血氣方剛的少年;他拄著龍頭拐,緩緩走到奇異生物面前。

 

  傭兵們隨著老者靠近,也慢慢的縮小包圍圈,只見老者緩緩跪下,親吻著奇異生物獸蹄,現場眾人皆駭然,這名老者是他們的BOSS,高高在上的指揮者,所有人都屏住氣息看著這詭異的一刻。

 

  奇異生物似乎不領情,手一抓,捏著老者的頭提起,帶著戲謔的眼神緩緩打量老者,然後發出輕蔑的笑聲:「老兒,長生味美乎?」老者帶著一抹詭笑,回道:「承王母獨愛,姬瑕不勝惶恐!」

 

  「惶恐?哈、哈、哈!」尖銳又渾厚的狂笑聲迴盪整個實驗室,所有人被聲波震的耳膜生痛,博士忍不住掩住雙耳,雙腳顫動,跪了下來,訓練有術的傭兵們也忍不住掩住雙耳,勉力站著,唯有老者絲毫不畏懼,堅定不移的看著他口中的王母。

 

  「老兒,」牠止住了笑,食指爪鉤在姬瑕唇邊來回撫摸,「汝何求?」

 

  老者握住爪鉤,親吻著,然後帶笑說:「神罰!」

 

  牠站了起來,撫額狂笑:「哈哈哈!神罰!神罰!哈哈哈哈!」座下巨蛇又恢復成詭異座椅,彷彿死物;牠勾起姬瑕,帶著冷冷戲謔的眼神看著他:「允汝!」就放開他,坐了下來,那巨蛇又活了過來,咬著鮮紅水晶球,停在王母胸前。

 

  姬瑕後退了數步,問:「王母亦王母耶?」王母頭不抬,把玩著水晶球,淡淡回答:「不妨試。」老者對傭兵頭子使一個眼神,他馬上揚手,火砲齊發,氤煙塵揚,瘋狂砲轟5分後,傭兵頭子手一抬,眾人停了下來。

 

  塵煙中,聽到金屬錚錚落地聲,隱約看到蛇眼殷紅閃光,發出「嘶嘶」威嚇聲,「騰蛇,靜下。」王母慵懶出聲,巨蛇果然不再發出聲音;眾人像掉入冰窖一般,塵煙定,祂連一點擦傷也沒有。

 

  只見祂張開手爪,一堆彈頭握在手中,祂饒富興味的問:「此物頗玩趣?」姬瑕再次向前跪拜:「名曰科技之物。」王母嘴一吹,那些彈頭紛紛往姬瑕身後打去,變異突起,只聽到一片哀嚎,再靜默,只留下姬瑕、博士、傭兵頭子;其餘都已經身亡了。

 

  博士跟傭兵兩人冷汗如雨驟然而出,轉瞬間全身濕透;王母站了起來,身形開始產生變化,蛻變成十七八歲年輕少女模樣,清麗的容顏,卻帶著一股說不出的冶豔,跟先前詭異生物模樣完全不同,而騰蛇交騰,變幻成她身上鮮紅色的短旗袍,纖指微動,姬瑕迎了上去。

 

  「讓我看看你們所謂的科技吧!」

 

  這天是西元一九九九年七月,伴隨她的到來是一條鮮血染紅的道路;沒有人知道那個實驗室發生了什麼事,所有參與者除了三人外,全部死於非命;在大家歡度千禧年的同時,殊不知,恐怖大王已翩然降臨。

 

  禍臨天降血腥風,命賤尤似花寒冬;可憐世人猶不知,笑渡末劫天罰中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獨冰清 的頭像
獨冰清

獨冰清的DIY瘋手做~

獨冰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