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誰可以把那位同學叫起來?」教授在講台無奈地說。全班發出哄堂大笑,可是猶未把說著夢話的吳禮投吵醒,旁邊的同學拼命搖他,終於把這位吳同學叫起來了。

 

  吳禮投不悅地看著他的麻吉陳宏喜,壓低聲音說:「幹嘛啦!我還想睡欸!」只見麻吉比著前面,吳禮投擦了擦口水,才發現大家都盯著他看,還有很多人在竊笑著,平常跟他感情還不錯的秦芳婷對著他發出無聲的言語,看嘴型,竟然是:「變態!」

 

  教授搖搖頭,說:「這位同學,下禮拜寫一份國文報告給我,題目是:『春夢之我見』。」吳禮投四處張望,教授說:「就是你!」然後問班代,那位上課作春夢的同學是誰;教授接著說:「吳禮投,下禮拜一,我要看到一萬字的報告。」

 

  吳禮投跳了起來:「教授!我是體育系啊!」教授嚴肅的說:「但是你現在上的是基礎國文!」全班又大笑起來,吳禮投繼續抗議:「但是,那個題目也太...太奇怪了吧!」教授邊擦黑板邊說:「你上課睡覺就算了,教授可以原諒你;你睡覺做夢就算了,教授可以認;你說夢話說那麼大聲,我也可以當作沒聽到;但是,你做春夢還叫那麼大聲,我無法專心上課,就沒辦法不處罰你了!所以,麻煩一下,準時交報告!」

 

  吳禮投滿臉通紅,恨不得找個洞鑽下去,全班幾乎拍桌笑翻;吳禮投心想:「幹!死鴻喜菇怎麼不早點叫醒我!害我丟臉丟死了!」他坐了下來,把頭埋在課本裡,內心想著:「完了,我的大學生涯完了!我才大一啊!」

 

  好不容易捱到下課,教授又補了一刀:「吳禮投,不准抄言情小說,我要論文!」

 

  吳禮投幾乎要哭了!麻吉鴻喜菇帶著『節哀吧』的表情看著他,拍拍他的肩膀,他忍不住掐住鴻喜菇的脖子:「幹!我在說夢話的時候怎麼不叫醒我!」陳宏喜無辜地說:「我叫不醒啊!」同學都圍了過來,七嘴八舌地問,剛他到底夢見了什麼,吳禮投忍不住大喊:「不要再問我啦!我忘光了!」同學都忍不住發出噓聲,這時終於有人發出正義之聲了:「別鬧了!他也很無辜啊!」

 

  吳禮投感激地看著這位善心人士,是秦芳婷!就知道她是好人啊!吳禮投忍不住對她說:「我就知道你是好人!」秦芳婷拍拍他的肩膀:「以後A片少看些!」吳禮投大叫:「TMD我哪邊看A片啊!我還是處男,清純的很!」此言一出,吳禮投真想咬舌自盡,他只覺得人生從彩色變成黑白了!

 

  陳宏喜拍拍他的肩膀,吳禮投正躲在頂樓哭呢!他安慰著好友:「沒什麼好難過的啦!過幾天大家就忘記了,頂多請幾天假,躲個幾天就好了。」吳禮投大哭說:「你不懂啦!丟臉的又不是你,我不想活了!我要辦休學、我要轉學!」陳宏喜忍著笑安慰著:「麥啦!這種小事不用太在意啦!又不是世界末日!」吳禮投一聽,暴跳起來,對著天空大喊:「幹!世界末日快來吧!」

 

  "Are you sure?"突如其來的陌生回應,吳禮投跟陳宏喜幾乎同時跳了起來轉頭看,一名褐髮的外國男子就站在他們身後!

 

  「你誰啊?」他們兩人幾乎是同時出聲,宿舍有管制,外面的人不可能隨時進來吧?外國人正想開口,吳禮投就直接說了:「拍謝!麻煩請說中文,你說外國話襪聽謀。」陳宏喜巴一下吳禮投的頭,說:「你又說中文又說台語,外國人哪聽得懂!」

 

  那外國人牽動了一下嘴角,然後說了非常標準的普通話:「我是國際特派組織,你已經被我們組織選上了。」吳禮投跟陳宏喜相視大笑:「大叔你在說笑嗎?現在是演哪齣啊!」兩人還四處張望一番:「是整人節目吧?」外國人輕笑著:「如果你想繼續在這地方過平凡無用的一生,你可以不用把我的話當眞,今晚十二點我在你們學校體育館等你,你可以不來,繼續現在的生活,但是要是來了,我可以保證你可以得到任何你想要的東西。」外國人說完,就往樓下縱身一跳!

 

  「啊!」吳禮投他們一驚,趕緊往下探看,卻沒有看到屍體,也沒有看到任何人,他們兩個受到驚嚇,好一會才平復;吳禮投用力捏了陳宏喜一下,他大叫著:「幹!吳禮投你幹嘛!」吳禮投問:「會痛嗎?」陳宏喜怒道:「TMD你讓我捏看看會不會痛!」吳禮投轉頭問他:「那我就不是作夢了!你說,我們遇上了什麼?髒東西嗎?」

 

  兩人對視一會兒,突然大叫!然後衝回房間發抖著。

 

  快到十二點時候,陳宏喜躡手躡腳靠近體育館,一片漆黑,他內心想:「靠!果然是騙人的!」突然,他聽到很微弱的聲音,仔細一聽,正在叫他的名字!「陳~~宏~~喜~~」他寒毛直豎,內心暗罵著:「早知道不應該來的!果然是見鬼了!」他發抖地想離開,接著感覺有手搭在他肩膀上。

 

  「啊~~!」陳宏喜急的拼命拍打,就聽到:「幹嘛啦!」他聽這聲音很熟悉,回頭一看,是吳禮投。「TMD你想嚇死我啊!」陳宏喜怒道。吳禮投無辜地說:「我就是怕嚇到你,所以才不敢大聲叫你的嘛。」陳宏喜撫了撫胸口,然後問:「你來這幹嘛?」吳禮投聳聳肩,回答:「就..好奇害死貓啊!想來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咩!」兩人笑了起來,這時候,體育館燈突然亮起,那個外國人從裡面走了出來。

 

  「進來吧!」外國人轉身走回去,吳禮投兩人反而不敢輕舉妄動了!等待了一會,他們靜靜地聽著裡面是否有其他聲響,鴉雀無聲的令人覺得恐怖,吳禮投深吸一口氣,拉著陳宏喜就往裡面走;陳宏喜掙扎了一下,問:「你真的要進去?萬一有危險呢?」吳禮投說:「萬一有危險就跑啊!而且沒理由我們二個打不贏他一個吧?」陳宏喜想想也對,兩人鼓起勇氣就走了進去。

 

  外國人正在玩弄著他手上的戒指,看到吳禮投就說:「我們沒有時間了!我必須很快地讓你了解,接下來你要做的事情!」吳禮投比著自己,問說:「我嗎?」外國人點頭,然後繼續說:「你的爸媽在國外遇難了,我們必須在最短時間帶你過去!」吳禮投驚道:「我爸媽?他們不是說去蜜月旅行?怎會遇難,新聞也沒說啊!」外國人問:「你真的了解你爸媽在做什麼工作嗎?」

 

  吳禮投很認真的想著,他的爸爸是個旅遊書的作家,他媽媽是家庭主婦,等他上高中之後,就很少見過父母了,因為他們老是出國,更奇怪的是,爸爸出的書很平凡,根本沒啥名氣跟銷路,可是家裡卻從不缺錢;想到這他冷了!他的爺爺奶奶很早就過世了,爸媽不是有錢人的後代,哪來這樣寬裕的手頭呢?他巍顫顫地問:「我爸媽,他們怎麼了?」

 

  外國人拿了一份合約,上面英文不認識他,可是下面有中文他可認識,他大約看了一下,是份保密條款,裡面說明參與的活動必須絕對保密,還有一些保障條款之類的,吳禮投認出了爸媽的簽名,顫抖地問:"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"外國人搖搖頭,回答:「根據保密條款,我不能說!不過,你父母說過,假如他們遇到危險,你可以接替他們的工作,找到他們!」

 

  吳禮投突然大叫:「TMD告訴我,我爸媽還活著!」陳宏喜拉住他:「冷靜點!」外國人說:「你可以繼續拖,拖越久你父母獲救的機會更渺茫!」吳禮投突然冷靜了下來:「不對!那你下午為啥不說清楚?而且,你明明往樓下跳,怎麼會不見?」外國人說:「我說了,這是機密工作,絕不能說,我必須確認你是否有那種膽量去救你父母,因為只要你答應了,就沒有機會回頭了,現在去,不去?」

 

  吳禮投深吸一口氣,點頭說:「我要去!」陳宏喜驚道:「你真的要去!」吳禮投堅定的點點頭,這時候,外國人突然對他們閃了一道光,吳禮投一陣暈眩,就不醒人事了!

 

小樓東,何處少年訴秋風?疏樓嵐雨,應似無愁,桃花依舊笑春風;可憐飛鴻,人已無蹤,天涯飄零不相逢。

  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獨冰清 的頭像
獨冰清

獨冰清的DIY瘋手做~

獨冰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