吳禮投醒來了,他搥搥還暈著的頭,仔細回想,為什麼一道閃光他就暈了過去,他實在想不透!隨即他想到,該不會是劫色吧!!吳禮投摸摸自己屁股,似乎菊花還含苞著,他擦了擦汗,突然發現一件讓他驚恐的事情,他大聲的尖叫著:「啊~~~~!我的衣服!跑去哪了?」

 

  「安靜些!」有人斥責著他,吳禮頭轉頭過去看,是一名亞洲人,約莫二十七八歲的樣子,穿著很講究的西裝,看起來很有學問的樣子,他站了起來往吳禮投走過來,然後自我介紹說:「我是這次的負責人,敝姓范,你叫我范博士就好了。」吳禮投顧不得禮儀,他現在可是全身赤裸著啊!他忍不住摀住自己重點部位,然後大吼:「我的衣服!!你想劫色的話,我是不會乖乖就範的!」

 

  這時突然聽到「噗哧」一聲嬌笑,吳禮投整個寒毛豎起,有女生在附近!有女生在附近!他像機械般的把頭轉向那方向,是一名二十出頭的大姊姊,而且長的還不賴!難道是她打算劫色的嗎?吳禮投吞了吞口水,聲音微顫地問:「大姊姊,難道是你看上我的美色嗎?這樣不太好吧!最少也要先從牽手開始....。」那女生爆笑出來,然後說:「你想得美,」她刻意停頓了一下才說:「小、弟弟。」吳禮投大叫:「沒禮貌!我這是還....。」他還沒說完就被一團東西打中;「吵死了!穿上它!」吳禮投認得這聲音,是那個騙他來的褐髮外國人。

 

  他很想先抗議,可是現階段還是先穿上衣服再說,他環顧一下,才發現他在機艙裡,而且看起來很豪華!吳禮投抱著衣服,帶著無辜可憐的表情問:「請問,我該在哪換衣服?」范博士聳聳肩,坐了回去,然後說:「就這換吧。」吳禮投想抗議,沒想到,那個大姊姊補了一刀:「放心!沒有人想看你!」他含著淚,乖乖穿上衣服。

 

  剛穿好衣服,那個范博士又過來了,拿著一塊透明板給他,然後說:「把資料看一下。」吳禮投無辜的抱著板子問:「請問看什麼資料?」「噗哧!」不用回頭,吳禮投也知道是那位大姊姊發出的,他當下決定,絕不要理她,范博士點了一下板子,它出現一堆文字跟圖片,吳禮投吞了吞口水,這是透明版的ipad欸,他把板子翻來翻去,到底零件藏在哪?范博士輕笑著:「這是我們五年前開發出來的東西,現在已經淘汰了,但是你用到資料的機會不多,將就用就好。」吳禮投有種被看扁的感覺,心想:「我是不愛讀書沒錯,可是好歹暗黑、魔獸那些都難不倒我,好嗎!」可是當他往那些資料一看,他就不想開口了,都是他不認識的字啊!吳禮投內心暗自呻吟,要是現在多問的話,肯定又會被恥笑吧?他把頭貼在板子上,默默的為自己的貧乏感到悲哀。

 

  范博士人還不錯,又點了一下,上面語言全都翻譯成了中文,吳禮投暗自鬆了口氣,接著,他想起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,放下板子,跳了起來衝到褐髮外國人身邊,揪住他的領子問:「我同學呢?」那外國人抓住吳禮投的手腕,一個反翻,吳禮投已經哀嚎了起來:「好痛、好痛!大叔我錯了!請放過小人我吧!」外國人放開他的手,繼續躺回座椅,吳禮投內心暗罵:「黑衣黑眼鏡,以為自己是MIB喔!」

 

  范博士真是好人,他幫忙回答:「你同學已經送回宿舍了,不用擔心;那位是里奧,安全部負責人。」吳禮投揉揉自己手腕,壓根不想理會他,既然鴻喜菇沒事,吳禮投只好乖乖坐下來看資料,其實,這些東西很煩,但是他隱約發現要去的地方是中美洲,失落的文化:馬雅帝國!

 

  『欸!』吳禮頭整個眼睛發亮了,看資料是已經發現古蹟位置,而且開挖了,難道爸媽是考古家?他想到神鬼傳奇,讓他覺得飄飄然起來。「嘿嘿嘿,要是真挖出個所以然來,我就會是享譽國際的考古家了!」想到這,他不禁傻笑了起來。

 

  「小弟弟,你笑得很淫蕩啊!」那名大姊姊無聲無息的出現在吳禮頭面前,他嚇到大叫:「你幹嘛嚇人啊!」她挖了挖自己的耳朵,然後把手伸出去,說:「我叫黑木害子,精通二十幾國的語言,是冒險家。」吳禮投伸手握了一下,然後說:「我叫吳禮投,精通打混睡覺,是米蟲!」黑木害子聽到笑了出來,直說:「真是可愛的小弟弟。」

 

  吳禮投壓低聲音問:「黑姐也是被騙來的嗎?」黑木害子皺起眉,然後說:「我是日本人,姓黑木,名叫害子,你中文不好嗎?」吳禮投整個臉乍紅了起來,對啊,他怎沒想到,中國姓有黑的嗎?幸好他早說了自己是米蟲,於是就直接回說:「妳不懂中文嗎?我都說我是米蟲了。」黑木害子笑了起來:「也是!在這一群身手厲害的人面前,你與米蟲無異。」

 

  黑木害子跟他說了,她們家世代都是冒險家,因為她還算有那麼一點語言天分,所以就學了不少語言,出外冒險時候也不至於語言不通;吳禮投聽的一愣一愣,然後問:「所以,你是他們請的專家囉?」黑木害子臉上閃過一絲苦笑:「算是吧!畢竟這樣大的考古隊,缺個能跟著上山下海的翻譯員也不行。」吳禮投突然想到:「那這樣應該是有薪水的吧?我父母都有簽保密條款,可是我沒簽欸。」

 

  范博士聽到,微微地挑眉,問了一句:「哦?你沒簽?」里奧揚手丟了一個東西給他,范博士接住之後按了一下,馬上跑出投影,博士拉開看了一眼,又迅速收起來,然後漫不經心的把東西丟回給里奧,他「哼」了一聲,把東西收回自己口袋。吳禮投看的疑問,乾脆跟博士說:「我真的沒簽啊!」博士不耐煩地說:「你簽了!」吳禮投還想說,黑木害子已經阻止他了:「簽了就是簽了,難道你不想去嗎?」吳禮投點頭如搗蒜:「我要去、我要去!」黑木笑了,然後說:「幸好你說要去,不然我真擔心他們會直接把你空投下去。」吳禮投馬上噤聲,內心忍不住想:「我上了賊機了,阿公阿嬤,你們可要保佑我啊!」

 

  里奧百般無聊地站了起來,往樓上的機艙走,范博士擋在他面前,問:「去哪?」里奧推了他一下,范博士依舊不讓路,然後咬牙說:「別去打擾她。」里奧說:"Step aside!I'm gonna ask for my grace."范博士抓住他:"Not this matter!"里奧又用力地推了范博士:"Go away!"兩人又對視了一會,突然就同時上樓了。

 

  吳禮投聽得迷糊,偷偷問了黑木:「剛他們在吵甚麼啊?」黑木回答:「剛里奧說要去要恩典,結果范博士不讓他去,然後,他們就手牽手一起上樓了。」吳禮投又問:「樓上有誰啊?」黑木聳聳肩,回答:「不知道,可能是這次的金主!」吳禮投想著:「金主欸,一定是有錢到爆的老頭子,要是有機會遇到,一定要問看看,我到底有多少薪水可以領。」黑木害子躺了下來,然後說:「你快點睡吧!到時候還有得忙。」然後拉了毯子就睡了。

 

  吳禮投想著:「我才剛睡醒欸!」結果,還是昏沉沉的睡去了!當他被踹醒的時候,只見到黑木笑吟吟地看著他,吳禮投問:「誰踹我?」接著他就被拎起,就聽到里奧說:「別磨蹭,快下機!」吳禮投揉了揉眼睛,飛機果然已經著陸了!他想到自己上機時候沒有準備行李,連衣服都是別人施捨的呢!於是只拿著透明板就準備離開,沒想到里奧把他拉回來,塞了一個行李給他,然後說:「自己的裝備自己背!」

 

  到了營地,吳禮投瞠目結舌地看著這規模,數十個帳篷,還有無數儀器,他看得眼花撩亂,接著他發現一個很致命的事情,這裡面好多外國人啊!他覺得自己不愛讀書是錯誤的,現在被帶到這,語言不通的,萬一被賣了還幫人數鈔票呢!這時候他感覺一道眼神注視著,他回頭一看,是一名十七八歲的少女!

 

  一見鍾情!吳禮投感覺時間都停止了,那少女美得彷彿不像這世間的人,柔若無骨的模樣,讓人忍不住想保護她,白皙的肌膚像玉雕一樣,臉上閃著紅暈;纖長的睫毛,水靈的雙眼,只在一瞬間,少女便在一群人簇擁下離開了,吳禮投忍不住跟著走向前,卻被人拉住,他回頭一看,是一名約五十來歲,皮膚黝黑的老人。

 

  「你的帳篷在這,跟我來。」吳禮投悵然所失,想也沒想就被老頭拉著進入了一個帳篷。

 

  「東西放好就出來,第二部隊失去通訊了!」老頭這樣說,吳禮投突然想起他的目的,他是來救他爸媽的啊!他趕緊放下行李,跟著老者出去。老人對他說:「你父母是第一部隊,他們正在清甬道,然後就失去通訊了,第二部隊出發二小時之後,三十分鐘前也失去音訊!我們是第三部隊,姬先生打算親自帶隊,你要快點進入狀況才行!」老人說得很快,吳禮投開始有了真實起來的感覺!他的父母已經失蹤一段時間了,搞不好已經....,他用力甩開那些不好的念頭,他相信一定還有轉機的!

 

  吳禮投問:「老伯還沒請教你的名字?」老人回頭對他咧嘴笑了一下,回答說:「波波爾‧屋‧索洛拉,專攻古代文字。」吳禮投開始哭笑不得了,大家都是深藏不露的高手,他甚麼都不會,是來這邊負責搞笑的嗎?但是他想起那女孩,如果可以的話,真希望能保護她!

 

  「到了!」波波爾指著一個帳篷,掀開簾子就走了進去,裡面已經很多人在等待了,各種語言充斥,黑木害子忙著翻譯,吳禮投偷偷問了波波爾:「現在又怎麼了?」波波爾說:「在爭論要帶多少人進去,因為姬先生準備進去,萬一又出事,後續該怎麼救援必須先討論好。」吳禮投還想問,老人就把他拉到一旁坐著了。

 

  "Quiet!"范博士大聲說著,他手掀開門簾,一名少年走了進來,里奧也在前頭為他開路的樣子,波波爾低聲說:「姬先生來了!」所有人都安靜下來,對著姬先生致意;吳禮投內心不屑冷哼:「原來是一個含金湯匙的小屁孩。」

 

  姬先生坐了下來,范博士代替了他發言:「這次不用救援計畫,但是,必須定期把資料傳輸出來,所以通訊班要準備好,採一級通訊裝備!」幾名人員站了起來,敬個禮就出去了,然後范博士又指揮了不少事情,最後是里奧挑選了約三十名菁英部隊,吳禮投聽著無聊,正想問波波爾他要做什麼好,姬先生已經走到他面前,對他說:「鑰匙必須跟在我身邊!」

 

  吳禮投左看右看,比了比自己,問:「我?」姬先生沒回答,頭也不回就走了,黑木害子走了過來,拍拍他的肩膀,跟吳禮投說:「跟上去!」他急忙跟了上去,回頭卻看到黑木跟波波爾低聲說著什麼,他沒辦法細想,只感覺興奮不已,整個人亦步亦趨地跟在姬先生後面!

 

  黑木看著吳禮投,偷偷嘆了口氣,波波爾搖搖頭,拍拍她的肩膀,低聲說:「這是命運!」

 

 浩浩學子信步訪,君子可以欺之方,曙光乍現玄機漏,命輪迴轉欲癲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獨冰清 的頭像
獨冰清

獨冰清的DIY瘋手做~

獨冰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