姬先生的人員訓練非常有素,不到二十分鐘就已經集結完成,並且驅車往十幾公里外的遺址前去,吳禮投原本興奮的心情很快的冷卻下來,原因是:『TMD你們可以說中文嗎?』同車的人,連司機都用英文交談,對吳禮投來說情何以堪啊!

 

  姬先生突然對著前座的吳禮投拍拍肩膀,說:「不用擔心,一切都會很順利的。」吳禮投戰戰兢兢地回答:「謝謝姬先生。」內心卻暗罵自己:『怎麼這麼奴性,一被摸頭就覺得自己成角了!』但是他還是挺起腰脊,他可是『鑰匙』呢!其實當姬先生這樣說的時候,他也不懂是什麼意思,反正很重要就對了,吳禮投不禁有些小得意起來!

 

  姬瑕十指交疊,優雅地靠在椅背,冷笑著看著吳禮投,想著:『神罰的鑰匙,最後能剩下幾個呢?』他忍不住想著『命運』裡的『鑰匙』,是不是也已經開啟了呢?

 

  到達入口,吳禮投才發現,這邊已經有一堆人在等待著,其中還包括救援部隊,他心一凜,爸媽該不會?吳禮投咬牙,狠狠甩掉這種念頭,爸爸常說自己面相長的好,活到九十九都沒問題,這十幾年來,爸爸不是都回來了嗎?沒理由在這樣充分的裝備下...,吳禮投抗拒著那個字,他用力拍拍自己的臉,鎮定下來,這時候姬先生捏了捏他的肩膀,他才發現,原來姬先生是這樣好的人。

 

  波波爾‧烏‧索洛拉看著向下開挖了五百米深度的入口,奇怪的是,五百米以下全是火山岩,當初是怎樣建造這樣一座神殿的?這裡距離蒂卡爾遺跡相差有百里之遙,一般馬雅遺跡會在火山區跟熱帶雨林區,被火山掩沒的遺跡也不在少數,這個單獨存在的遺跡跟馬雅龐大部落很不相同:

  『此處記述了如何 

   一切處於懸止, 

   一切平靜, 

   處於靜默; 

   一切靜止, 

   寂靜, 

   而天穹的領域是空洞的。』

 

  波波爾想起,五年前,姬先生找到他的時候,帶來大量電腦分析出的資料,要他破譯古馬雅文,他驚訝的發現,姬先生手上資料的完整,對於古代文字研究者,這無異是個震撼彈,可是讓他真正願意接下這份工作的原因,是姬先生的家徽,那是他妻子曾經參與過的研究機構,十年前,跟他同樣研究古代文字的妻子失蹤了,他整理了妻子的物品時後發現一份保密條款,上面竟不是以公司或個人名稱簽約,而是以這家徽圖案代表,就像簽定惡魔契約似的;妻子這份不是正本,最多只能說是手寫備份,他妻子偏愛中國古文字,當時他想,也許這機構是研究中國古文字的某個祕密機構,可是當他看到馬雅資料時候,他茫然了,事情也許沒有他想像中那樣簡單。

 

  蒂卡爾有『第一預言』的隱喻,是以昴宿為基礎建設城市的,當時姬先生要他破譯的是一塊碑文,他花了五年才解出,如果沒有姬先生帶來的資料,也許窮其一生也解不出來吧!波波爾苦笑著,而這些成果,竟然不能公諸於世,他的內心有些許遺憾。

 

  黑木害子走向前,低聲道:「這裡不是蒂卡爾啊?」波波爾回答:「這裡是神之祭。」黑木不解地問:「蒂卡爾有六座神廟,這裡遠離蒂卡爾,怎會命名神之祭?」波波爾說:「根據譯文,這裡是祭祀的地方,也是生命起源。」黑木搖搖頭:「不對,蒂卡爾是西元九世紀前出現的,如果是馬雅的生命起源,應該是還要更早之前。」

 

  波波爾說:「這裡隱藏這樣一個神殿也很難以想像,你看,」他指著開挖的地方,「這神廟已經被掩蓋這樣深,以它現在地勢,肯定是在更早之前建立的,神廟預測超過五千年,比蒂卡爾歷史還久,也許蒂卡爾是以這個神廟為主而建的城市。」黑木皺起眉:「何以見得?」

 

  此時,里奧已將各部隊集合完畢,各部隊已開始從入口進入,有一隊十人部隊負責保護黑木與波波爾,他們兩人很識相地閉嘴,專注於推進;第一部隊由姬先生領軍,共十四人,黑木有些許驚訝,姬先生親自帶頭,這是不合理的,前面部隊都已經失去通訊,難道姬先生不怕死?還是他對自己有絕對自信呢?

 

  波波爾看著入口:『力頂蒼天者,邁向命運之後,打開覆蓋的蓋,神就在眼前。』這也是他破譯出來的神殿文字,姬先生取名為『神之祭』,波波爾對於『祭』這字,總有些不祥的感覺,沒想到,連續兩批人馬都下落不明,連昨天姬先生欽點的領頭人也失去行蹤,當他聽到吳禮投是鑰匙之時,確實十分震驚,沒想到會是個沒有經歷『天啟』的普通人,他內心對當初願意答應破譯馬雅文有些後悔。

 

  黑木害子謹慎的舉起狼眼,她盡量靠近姬先生隊伍,根據爺爺的說法,如果想活,跟緊姬先生機率大一點;這個俊美的少年,黑木壓根不相信他有甚麼能耐,但是波波爾說過,鑰匙在這次任務可能代表祭品,看到吳禮投一副不知死活的樣子,她相當憂心,看著姬先生的部隊,她自己也沒把握是否能救下吳禮投;『絕不能開啟命運』她的爺爺這樣交代她。

 

  里奧跟范博士在前開路,甬道淤泥已經被清開,但是牆面上的壁畫還未完全顯現,范博士顯然對第一次進來的人員有些不滿意,高舉狼眼,企圖想看清楚甬道清理完成度有多少;里奧冷哼一聲:「沒想到你派遣的五十人工兵部隊,連把甬道清乾淨也做不到,真是訓練有素啊!」

 

  范博士回瞪了他一眼:「我沒必要回答你。」吳禮投忍不住吐嘈:「但你還是回答他了!」里奧用力拍著他的肩膀,大笑地說:「我真是越來越喜歡你了。」范博士狠狠瞪著吳禮投,他聳了聳肩:「我誠實!」此時姬先生手指著一面壁畫,下令:「清乾淨,叫烏.索洛拉來。」

 

  一聲短哨,工兵部隊迅速向前,用不可思議的速度,快速地清去壁刻污泥,波波爾打開隨身的投影電腦,迅速的在上面點擊著,吳禮投看不懂,只知道大家一片靜默,肯定是很重要的事情,為了加快速度,范博士指揮第二部隊幫忙清理,每個人都戴上了防塵口罩,只有吳禮投傻傻的猛咳嗽。

 

  黑木拍拍吳禮投,示意要他打開背包,吳禮投才發現,TMD裡面有防塵口罩啊!他戴了起來,埋怨地對黑木說:「里奧沒跟我說裡面有啥東西。」黑木認真地說:「自己的裝備要自己確認好,不然到時候吃虧的是你自己,趁現在快檢查裝備吧!」吳禮投只好蹲下來開始檢查裝備。

 

  壓縮餅乾、水、冷煙火、防寒衣物、水電筒、防毒面具...,吳禮投不知道這些有什麼用處,反正人家要他背著他就背,放回去時候他又傷腦筋了,里奧是怎麼塞的?可以把這麼多東西塞進背包,他偷偷看向黑木害子,黑目露出『你真是夠了』的表情,對他翻著白眼,吳禮投心想:『我就是個死宅,怎樣?會塞背包了不起啊!』不過,他內心還是有點小得意,隱約感覺黑木很注意他照顧他,難道是因為自己帥?終於有人懂得欣賞了。

 

  吳禮投想起那名少女:『我心裡已經有她了,怎麼可以引誘黑木姊姊呢?雖然黑木姊姊長的不錯,又是日本人,可是我不是那種見異思遷的人!』他還在胡思亂想呢,波波爾已經翻譯出來了!

 

  『踏著紅色液體,

   腥臭無法忍受,

   越過洪水,

   毒蝎,

   希巴爾巴靜默,

   命運證明神的存在』

  

  姬先生問:「范偉,第二部隊在哪失去聯繫的?」范博士拿出他的投影電腦,把位置標示出來,姬先生伸手點了幾下,投影變成3D立體,上方是星座圖樣子,他對應了探測出的通道圖影,沉吟道:「他們位置偏離皇家牧場!」范博士說:「也許已經前進到那了,只是先前偏離了一些,說不定他們到達了希巴爾巴。」姬先生漫不經心回答:「也許。」手一揮,那些投影全消失,里奧迅速地指揮眾人繼續前進。

 

  通訊班把現場狀況傳輸出去,吳禮投偷偷問黑木:「越過洪水毒蝎,表示等等會出現這些東西嗎?」黑木害子白了他一眼:「如果這些東西已經挖出來,我們進來時候早就會出現了,還等你打招呼嗎?」她又道:「況且馬雅人不擅長機關,一般神廟都是安全的,可能只是種隱喻,要看到才知道。」吳禮投癟癟嘴:「你也沒有比我知道的多啊!」

 

  里奧過來拖走吳禮投,說:「別離姬先生太遠。」吳禮投對黑木扮個鬼臉,波波爾無奈笑著搖頭,黑木問:「我說老爹,他們該不會找錯人了吧?」波波爾聳聳肩:「誰知道呢!他們的情報不是我們所能了解的。」黑木跟波波爾用的是一種古老的基切語,旁人不懂他們的交談,很快的,他們又在錯綜的甬道前進。

 

  黑木害子低語:「姬先生指名的領頭人是什麼來歷,老爹知道嗎?」波波爾搖搖頭:「是個沉默的金髮青年,我原本以為他才是鑰匙。」黑木感興趣地問:「爲什麼有這種感覺?」波波爾‧烏‧索洛拉用著極其細微的聲音回答:「因為他身上沒有活人的味道!」 

 

玄機終現命輪開,功成之時萬骨埋;盤腸血戰君王恨,天地難容眾神哀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獨冰清 的頭像
獨冰清

獨冰清的DIY瘋手做~

獨冰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