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篇的問題在於,其實好想讓門後面那個帥哥趕快出現~中途還是得鋪一些梗,不然後面就沒辦法繼續挖東西了,還有,請求英文老師支援啊!!
======故事開始====================

 

 

    黑木害子問:「沒有活人的味道?」波波爾還想說,前面已經一陣騷動:「找到了!找到了!」所有人心神一凜,都快步上前靠過去。

 

  他們看到了工兵部隊與第二部隊的記號,工兵部隊分兩隊,一隊繼續前進,一隊往旁邊發現的小甬道,而第二部隊則往旁邊小甬道前進;對於眾人來說,會特地做記號,表示有變故,但在通訊中卻沒有提到,難道當時通訊器發生問題嗎?在人員充足的情況下,就算通訊出問題,派人出來報告也是可以的,姬先生問:「我們進來多久了?」范博士回答:「扣除中途休息,已經推進一小時左右。」姬先生當機立斷:「先將這邊情況通訊出去,第二小隊跟第三小隊往前推進救援;黑木害子與烏.索洛拉博士跟著我前進;救援部隊由范偉負責。」

 

  部隊很快重新部屬,吳禮投著急地問:「我父母是往哪個方向走?我要去那裏找他們!」里奧回答:「現階段不知道你父母往哪條路走,不過既然姬先生安排好了,你照著做就對了!越鬧只是耽擱行程。」吳禮投強迫自己冷靜下來,這時姬先生又利用3D投影,再度比對位置。

 

  「姬先生,你是利用星星找位置嗎?」吳禮投好奇地問,姬先生絲毫不理他,專心比畫著,黑木把他拉到一旁:「大人在忙,小孩子不要吵!」吳禮投啐道:「什麼小孩子?我再怎樣也比姬先生大那麼一點,問一下都不行嗎?」黑木白了他一眼:「你沒讀過『敬老尊賢』嗎?就算人家年紀沒你大,還是比你厲害那麼一點,你乖乖的別鬧吧!」吳禮投滿臉不悅,回道:「『不恥下問』你沒聽過嗎?『學無止盡』,我問又有什麼不對?妳要是比較懂,就說一下啊!神神秘秘的,怕我資質好,悟性高,忌妒我也不是這樣的。」黑木被氣得七竅生煙,怒道:「我當然懂啊!誰像你不學無術,只會滿嘴胡言亂語的米蟲,我的本事要是真說出來,只怕你還嚇死呢!」吳禮投聳聳肩,不可置否的說:「話都你說的,語言專家我知道嘛!我承認你這方面是比我強很多,但是我這人就是好學,自己不行絕不逞強,哪像某人,嘖嘖!動不動就長輩臉孔的,唉!未老先衰,可憐!」黑木杏眼圓瞪,還想回嘴,姬先生手一抬,大家很自然的噤聲。

 

  姬先生道:「果然偏離了,現在只能先找到他們再說了!」范博士點點頭,帶著整合完的部隊推進;里奧交代著:「專注些,保護姬先生安全。」黑木賭氣不理吳禮投,靜靜地走在隊伍後面。吳禮投有點後悔,自己老管不住嘴吧,現在惹到黑木,萬一她不肯幫他翻譯,在這一定悶死了!

 

  部隊全員戴上了防毒面具,而姬先生很專注於甬道動靜,吳禮投也開始學著大家拿著狼眼四處看,他發現,這條路並沒有清得很乾淨,甚至連壁刻都看不到了,想必是分支小部分的人過來挖掘的,吳禮投心想:『也許父母是在另外一個隊伍,而非這邊。』雖然心裡很急,但是此刻緊張的氣氛,讓人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。

 

  前進一段路之後,突然,里奧蹲了下來,抓起地上的土搓了搓,然後說:「有血跡。」大家情緒緊繃了起來,集中所有光線往血跡方向探照,里奧拿下防毒面具,聞了聞,又仔細看了顏色:「超過三小時以上,不是尼可拉斯部隊。」姬先生點點頭,這時又有人發現,血跡看起來似乎往裡面延伸,正確來說,像是一個受傷的人跑到這,被人狠拖了進去,地上有著血痕跟拖痕。

 

  部隊的人托起槍,裡面有東西,最少目前看起來是這樣!大家神色凝重,姬先生下令:「把訊息發出去!」這時,負責通訊的人卻發現,訊息無法傳遞,他嘗試了各種通訊信號,仍無法接收到任何訊息,打開通訊器,卻聽到了一種古怪的聲音,像是機械發出;又像是「唧唧嘎嘎」的怪聲,而且不止一種聲音,每轉到另外一個頻率,就會出現不同聲響。

 

  眾人懷著不安的情緒,里奧跟姬先生卻很鎮定,靜靜地聽了一段頻率,又換了另一種頻率聽,黑木害子拼命的想把那些聲響換成自己所能知道的語言,最後只能放棄;波波爾聽了一陣之後,突然「嗯?」一聲,卻又安靜了下來;又聽了一會兒,姬先生開口問:「解的出嗎?烏.索洛拉博士。」

 

  波波爾沉吟了一下,說:「沒把握,感覺像是一種聲音圖形。」姬先生眉頭輕揚,示意他繼續說下去,波波爾揉著眉心,最後搖搖頭,回答道:「這資訊不夠完整,時間也不夠,無法現在解讀出來。」姬先生點點頭,閉起眼,手指交疊,黑木見狀,眉頭皺了起來,心想:「這是結手印吧!可是,到底是什麼手印呢?」她努力回想著,卻找不到頭緒,此時,姬先生突然問:「波波爾說是一種聲音圖形,你覺得重要嗎?」

 

  眾人不知道姬先生在問誰,沒人發出聲音,只有吳禮投很自然的比著自己,然後問:「你問我嗎?要是我,我不想知道是啥,只想趕快進去救我爸媽。」里奧對著他比了禁聲的動作,吳禮投只好悻悻然地走到一旁,內心默默的為自己的渺小感到悲哀,一方面暗罵:「姬先生什麼的最討厭了,一副神秘樣子,也不趕快進去救我爸媽,難道是因為我帥才找我來的嗎?」

 

  恐怖的沉默蔓延,像是無止盡的折磨似的壓迫神經,沒有前進,沒有任何語言,只有厚重的呼吸聲;里奧用手勢指揮著眾人注意四周,黑木悄悄地拉了吳禮投的手,比了禁聲的動作,然後在他掌心寫下『小心』兩個字,吳禮投點點頭,也學黑木在她手心寫下『你也是』,黑木對他扯了一下嘴角,又默默走回波波爾旁邊。

 

  此時,姬先生終於放開手,然後張開眼睛,他對里奧說:「你跟兩名通訊人員在這收集聲音,每種頻率的聲音在重複點為止,反覆記錄二次,再記錄下一個頻率聲音,直到記錄完成,然後你便可帶著記錄人員回去了。」里奧提出反駁道:「這樣您的安全該怎麼辦?況且兩名通訊人員留下的話,您的部隊又該如何對外通訊?」姬先生冷冷地看著里奧一眼,反問:「你是在擔心什麼嗎,里奧?」里奧冷靜地看著姬先生,語氣堅定的回答:「我只是擔心您的安全。」姬先生冷笑道:「可惜了你的忠心,這命令是王下的,有問題你出去之後再問她吧。」然後揚手,指揮道:「除了里奧跟通訊人員,其餘的繼續前進。」

 

  部隊繼續前進,不安的情緒蔓延著,甬道地上的血跡也越來越明顯,雖然少了里奧,但剩餘的人員訓練相當的好,不論前後上下都有人注意著,黑木悄悄地跟波波爾交換了幾次眼神,她暗忖著:「剩下的人數不多,也許還能搶救的了吳禮投,無論如何不能開啟『命運』。」她觀察著姬先生,越發覺得這少年有著古怪的地方,明明才十七八歲的年紀,那眼睛的精明與談吐間的氣勢,卻是有著超乎常人的蒼老;「別掉以輕心!」黑木害子反覆的提醒自己。

 

  甬道很快到達盡頭,石門矗立,血跡明顯被隔絕在門後,姬先生並沒有馬上向前,舉手指著石門,光線再度集中,石門上異常乾淨,彷彿淤泥止於前;波波爾一瞬間露出震驚表情,又很快掩藏起來,黑木害子轉頭看了波波爾一眼,他點了點頭,兩人慢慢地移動到吳禮投身邊。

 

  「吳禮投,過來這邊吧!」姬先生轉頭叫喚著吳禮投,黑木害子想伸手拉他一下,又擔心被姬先生發現她的計畫,只得忍住,眼睜睜地看著不知死活的吳禮投走上前,「姬先生,我父母會在裡面嗎?」吳禮投此時心繫父母安危,只想快點破門而入,地上血跡怵目驚心,刺激著他的神經,「姬先生,我真的很想救我父母,可以再快一點嗎?」他懇求著,吳禮投知道,這裡他沒有指揮權,只能寄望別人大發慈悲,他甚至連自己來這的意義是甚麼也不清楚,他心想:「不要再開玩笑了,我只是普通人而已,快把爸媽還給我!」姬先生抓住吳禮投的手腕,輕聲道:「裡面恐怕有危險,等等小心!」

 

  石門邊明顯被撬開一個石磚,露出一條黑色鎖鍊,姬先生指揮兩名部下,他們熟練的架起類似齒輪的工具,將鎖鍊勾住,然後拉動它;只見石門緩慢向上升起,底下有一個略高的門檻,石門再往上,逐漸的看到裡面的景象!

 

  吳禮投吐了!世界上最噁心的事情,就是吐在防毒面具裡,他慌亂的拿下防毒面具,滿頭滿臉都是自己的嘔吐物,他已經覺得很噁心了,此時傳來的味道更讓他無止盡的吐了起來!

 

  那腥臭無比又混雜著血腥味,眼前景象猶如人間煉獄!滿地屍體,他們四肢像是被人壓制般攤直,都是驚恐地張大嘴,眼睛向上吊著!而胸口卻是一片狼藉,似乎被人挖出了心臟之類的。門檻裡滿溢著紅色液體,在燈光下,鮮紅的讓人作嘔!所有人都拿下防毒面具狂吐,只有姬先生冷眼看著,他輕皺眉,隨手拿起狼眼探照,突然,像找到目標似的,眼神發直,便要踏入門檻裡。

 

  "Don't move!(別動!)"裡面傳來沉悶的警告,發現有存活的人,大家紛紛用狼眼往裡面探照,姬先生一個動作,光線全集中在裡面某個點,只看到一個令人驚駭的景象:一名金髮青年單膝跪地,右手長劍刺入他前方的石像中,左手卻被另外一個石像抓住,仔細一看,石像的手沒入了他的左胸,看起來就好像硬穿入金髮青年身體,企圖從他體內抓出甚麼似的,而青年蒼白的面容,火紅的雙眼盯視著姬先生,人竟然還活著!

 

  姬先生微微一笑:"You're still alive.(你還活著。)"金髮青年面無表情看著他,姬先生淡淡地笑著,心想:「鑰匙啊!你開啟了命運之門了嗎?」

 活屍揮軍率眾進,學子思親密密尋,幽暗血徑訴玄機,運門大開見酷刑

 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獨冰清 的頭像
獨冰清

獨冰清的DIY瘋手做~

獨冰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