其實碎碎念很不道德,因為快過年了,想到大掃除就好痛苦,好想有魔法之類的,一變就整齊乾淨不費力(打滾)

=====故事開始=============

  "The liquid is very dangerous.(這些液體很危險)"金髮青年再度警告,姬先生放開吳禮投,低頭看了一下,「哦!」的一聲,便站直身體,然後往門檻一蹬,竟飛躍了起來,眾人不禁大喊:「BOSS!」但姬先生在空中一個後空翻,竟然輕輕巧巧的就立足在青年的肩膀上,金髮青年連微沉都沒有,彷彿他是根羽毛似的。

 

  姬先生蹲了下來,看著金髮青年,然後戲謔地說:"How I envy you! You're living the best life in the world.(真令我羨慕啊!你現在這樣子可真好)"青年不多說話,只是看著他,湛藍的眼睛看不出任何的情緒。姬先生「哼」一聲,又站了起來,說道:「你可真悶,但我估計你聽不懂!」那青年卻只是緩緩閉上眼睛,不再說任何話。

 

  吳禮投看不下去,對姬先生喊:「你不救他嗎?快想想辦法!」說完便想衝進去,波波爾拉住了他,責怪道:「別跑進去,那液體有問題!所以姬先生才沒有貿然率隊進入。」吳禮投用力掙扎著,叫道:「就算是這樣,難道就可以不管了嗎?」黑木走向前,用力甩了他一巴掌,說:「冷靜點,要死他早死了!現在只要再啟動一次機關才真的是害死他,外行人別再鬧了!」

 

  吳禮投腦中飛過的閃過很多念頭,這個他完全不懂的領域,無知才是害死人的主因,火辣的臉頰逼他冷靜下來,他深深地呼吸了幾口氣,才發現自己竟然已經開始適應這腥臭的味道,「真可悲!」他暗咒著,為這詭異神廟,也為自己無知!

 

    姬先生四處張望,又仔細觀察兩具石像,那是有著美洲豹頭人身、豹爪、眼睛鑲嵌綠寶石、高約二公尺半左右的石像,而金髮青年的長劍恰巧刺入的地方約莫在心臟位置,刺入地方也有液體流出模樣;除了這兩具立著的石像,還有兩具已經被毀壞的石像倒在紅色液體中,他翻手從懷中掏出幾枚銅錢,朝倒地石像連彈數發銅錢,只聽到「轟隆」一聲,石像便由側身轉為朝上。

 

  波波爾內心感到震驚:「光是要將石像打翻已經需要相當大的力勁,而姬先生只靠銅錢,那巧勁跟力道絕非常人,這人深藏不露啊!」此時姬先生又一個飛躍,站立在翻正的石像上,他比了手勢,燈光往他那邊探照,他低頭研究許久,突然用拳一搥,恰好只在石像胸口附近開了一個洞口,原本那邊有許多彈痕,現在石像裡的東西可以看得很清楚,原來石像是空心的,它的心臟位置,有一個類似水晶的裝置,那東西是中空的,姬先生一發力,便把它抓了出來。

 

  姬先生一個哨音,手一拋,馬上有人向前接住,把它小心翼翼收在盒子中,隨即站挺身子並且下令:「將液體抽光帶回去。」再回頭,青年張開眼睛看著他,姬先生對他咧嘴一笑,說道:"Dracula,let's me see your ability.(讓我看看你的能耐,德古拉)"

 

  只見德古拉緩緩抽出長劍,此時紅色液體突然沿著石像石縫往缺口倒吸進去,同時,兩座石像的眼睛由綠轉紅,竟然動了起來!倒地的石像也發出「喀喀」聲響,支離的石塊浮動起來,組合成了另一座豹頭人石像,緩緩地走向姬先生;由於石像心臟位置已有了破壞,紅色液體不斷吸入又由傷口部位流出,所以動作變得極為緩慢;姬先生腳下的石像,則是一點動靜也沒有,仿若死物。

 

  抓住德古拉的石像動作相當快,當德古拉揮動長劍,寒光一閃,抓住他左手的石像立即放手,但沒入他體內的那隻石手,卻像是發力要從德古拉身上抓出心臟似的,並沒有放開,德古拉眉頭一皺,右手一動,那石手已被砍下,「嘎嘎」數聲,石像退了幾步,那石手飛離他的身體,然後組合起來,「嗤」的一聲,德古拉身上衣服已被撕開,偌大的傷口卻快速復原著,另一座被長劍刺中心臟的石像,動作雖稍慢,也以驚人速度攻擊著德古拉,或抓或搥,風勁強烈,紅色液體四濺,足見石像攻擊力驚人!

 

  「美洲豹奎茲、奈特。」波波爾低語著,吳禮投目光沒有移開得古拉身上,但他聽到了低語聲,便壓低聲音問:「什麼意思?」波波爾回答:「馬雅人的祖先,傳說有超能力,」他用狼眼探照一番,然後繼續說:「這裡是獨腳神托希爾的祭壇!」吳禮投順著狼眼光線看過去,有一個巨大神像,看不清它的樣子,在神像前面有個犬面人身的石像,仰躺著捧著一個大盤,盤上竟有一堆心臟!吳禮投見狀又吐了起來。

 

  姬先生不與石像鬥,又一躍,便退出戰圈,回到了門外,便拿出他的投影電腦比對著位置,然後轉頭問:「烏.索洛拉博士,你說這裡是托希爾的祭壇嗎?」波波爾點點頭,姬先生又點擊了數下,問:「你認為這是希巴爾巴嗎?」波波爾搖搖頭,答道:「我不認為這是希巴爾巴,『命運』必須越過這些紅色液體才能到達,肯定還得繼續向前。」姬先生點點頭,皺眉問正抽取紅色液體的部隊:「現在有什麼問題嗎?」其中一人回答:「這些液體超乎想像多,無法完全抽光,只能帶回一部分。」姬先生點點頭,下令:「能帶多少就多少,後面也許還有得折騰呢!」

 

  吳禮投憤憤向前問姬先生:「難道不用幫那個人嗎?」他指著德古拉,由於姬先生退出戰圈,失去攻擊目標的石像轉向德古拉,原本以一敵二相當勉強的他,現在左閃右避,更是捉襟見拙,顯得狼狽不堪;姬先生冷看了一眼,說:「他不想戰就可以繼續躲,我有的是時間等他。」吳禮頭揪住姬先生領子,原本以為自己一米七八的身高,可以將一米七左右的姬先生拉起來,沒想到,他卻紋風不動,宛如生根;當吳禮投動作的同時,邊上已有人將槍口抵著他,威脅著他放開,黑木害子正想伸手勸住吳禮投,沒想到他卻識時務地放開了。

 

  「一群混帳東西!」吳禮投罵道,轉身拿起一把圓鍬,怒吼道:"I give you a hand.(我來幫你)"也不管自己英文用的對不對,就跳入門內,提起圓鍬,就往其中一座石像敲下去!

 

  意外生變!連姬先生都感到詫異,這吳禮投未免也太莽撞,黑木害子急忙手按腰間包包,也要跟著跳入戰圈,波波爾突然沉穩地按住她的肩膀,黑木不解問道:「老爹?」波波爾用狼眼照著地面,說:「你們看!」眾人紛紛看向燈光所指,彼此面面相覷,不禁發出疑問:「怎麼會這樣?」

 

  吳禮投走過的地方,紅色液體自動讓開一條路,又很快的密合起來,像是以他為中心,成一個圓包圍住他,當他手中圓鍬打中其中一個石像時候,那石像一轉身便拍飛了圓鍬,石手很快的就按在吳禮投心臟位置,德古拉見狀,一個翻身,由上往下踩住那隻石手,順手直劈而下!那石像左半邊已被他砍成兩半,令人驚奇的是,除了胸口位置類似水晶裝置以外,石像並沒有任何的其他機械設備;水晶裝置一被破壞,那石像也倒地不再動作。

 

  「啊!」一聲慘叫!雖然德古拉動作迅速,吳禮投仍被石像抓傷,長長的血痕由左胸直拉向下,衣服也被撕成長條狀,鮮血直噴!德古拉用手按住吳禮投傷口,火紅眼珠閃爍著不解,「小心!」吳禮投大喊,也不管對方聽不聽得懂,舉腳便往德古拉身後踹,當起腳之後,他才發現這舉動是相當不智的,因為石像相當沉重,他只感覺腳吃痛,一個狼蹌,便往後倒下;德古拉反應敏捷,在吳禮投動作時候,他已經一個轉身,劍橫劈,石像硬聲被砍成兩半,然後又伸手拉住吳禮投;一有借力,吳禮投勉強維持住平衡,單膝跪地,只感到一陣劇痛,鮮血又噴出,混入了紅色液體中。

 

  紅色液體產生了變化,由紅色瞬間成金色,只聽到「轟隆轟隆」聲響,姬先生臉色微沉,大吼:「快收東西!洪水要來了!」

 

異變突起變中變,玄機門內玄機玄;共工肆虐災禍至,祝融解厄現生天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獨冰清 的頭像
獨冰清

獨冰清的DIY瘋手做~

獨冰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