"他來了!"她激動的想張開眼睛,但是沉睡已久的身子已經不受控制,連呼吸也感覺不到空氣。

  

  "我的孩子!"他長的高大挺拔,她忘情的伸手去擁抱他,她感覺到他暖暖的體溫,胸口跳動的心跳聲。"啊!多棒啊!我的孩子,此刻還能擁有這短暫的幸福!感受你的脈動,你的活躍,你的喜怒哀樂!我多想牽著你的手,漫步在朝陽裡,送你一串糖葫蘆,看你歡喜的笑顏。我多想抱著你,當你傷心時候,為你舔去眼眶的淚。你倦了嗎?你累了嗎?讓我的歌聲撫慰你的心靈,讓你在振翅高飛的時候,不會忘記有我的支持,有我的牽掛,讓你可以找到回家的路。"

 

  白瑪高歌了起來,就像所有母親為她的孩子歌唱一般,那天籟般的聲音連浮雲也不忍離去,她專注的唱著,傾注她對孩子的愛,"用我的一生換這幸福的三天,值了。"僅僅三天,她的生命即將劃下句點,她的孩子陪著她,她無所畏懼。

 

  張起靈靜靜地看著他的母親,這三天來,他就只是看著她靜靜躺在那,他聽著她的呼吸聲,她的心跳聲,突然,時間靜止了,他聽到了媽媽的歌聲,宛如天籟,他忘情的沉醉在這一刻,於是他伸手抓住了他媽媽的手,他媽媽笑了,靜靜的,沒有任何的聲音,時間靜止了。

  張起靈抱著白瑪屍體出來的時候,臉上沒有任何表情,他跪了下來,對上師行五體投地大禮,然後放下母親,靜靜離去。小喇嘛不解的問上師:"三天,他們就這樣無聲的度過了,那人還沒找到他的心嗎?"上師露出微笑,摸摸小喇嘛的頭:"他母親已經給了他最好的禮物了。"


  小喇嘛看著捲縮在雪地裡的張起靈,像個孩子躺在母親的子宮中,靜靜的成長。張起靈鑿了許久的石頭終於完成,他鑿了自己的石像,並且鑿下了淚。小喇嘛看著那石像,雙手合十,流下兩行淚,心情激動得無法平復:"那是張起靈跟他母親的兩行淚啊!"

 

  無情天地,終歸有情人間。

 

   <後記>

   這是改編南派三叔藏海花微博番外篇的故事,看的時候是別人的故事,寫的時候是自己的心情。如果有一天,當我們再相見,希望是快樂的一輩子,不是短暫的三天。

 
 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獨冰清 的頭像
獨冰清

獨冰清的DIY瘋手做~

獨冰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