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花篇

    「媳婦兒,」黑瞎子嘻嘻笑著,涎著臉湊了過去:「想我嗎?」花兒爺頭一閃,不耐地說:「滾!爺算帳,心煩!」

 

    黑瞎子想一親芳澤的嘴落了空,卻依然笑著:「缺多少我給,小事情別煩,傷身」

    花兒爺頭也不抬,連眼都沒瞧黑瞎子一眼,啐道:「你的錢爺用不到,留著買棺材去!還有下斗回來要通知,我好聯絡其他盤口處理那些明器。」

 
    「媳婦兒,我說真的,錢你真的不用擔心,我把存摺跟寶物都放在你放戲服的箱底,別忘記。」黑瞎子難得正經八百的說。

   

    花兒爺懶的理他,一個勁的算著帳,一直等告了一段落,才發現黑瞎子不知甚麼時候先離開了,「這家伙難得這樣識趣。」花兒爺起身伸展了一下手腳,想著:「晚上跟黑瞎子吃甚麼好呢?」

      

    此時,一個夥計衝了進來,大喊:「當家的,不好了!」花兒爺蹙起眉:「我人好好的,有話說清楚。」

 

    夥計驚慌失措的說:「黑爺的隊出事了!所有屍體都被不知名的蟲吃光,我們只搶到他們一些遺物...」

 

    破裂的墨鏡,染血的黑夾克..花兒爺撫摸著,露出一抹笑:「怪不得你正經呢!」


    黑瞎,歿。解語花,無淚。

 

    一樣的夜,一樣的擺設,黑瞎子視力不好,解語花總是小心維持那些家具的位置。有時候,他覺得黑瞎子真的很吵,常常改編他的戲曲,硬要改成交響樂版本,聽起來四不像。現在,只要能再聽一次,只要一次也好,解語花多想再聽一次那四不像的戲曲。他翻了翻戲服的箱底,「他娘的黑瞎子!存款沒多少,連爺一個月的花銷都還不夠呢!」倒是那對羊脂白玉鐲,雙雙對對礙著眼。解語花揚手想砸碎那對玉鐲,卻忍不住抱著,哭了出來,生離猶可期,死別黃泉不相逢。

 

    空蕩的屋子,空蕩的雙人床,解語花躺在床上,企圖感受黑瞎子還存在的痕跡,他的溫度,他的味道。曾經以為,這個房子太小,還計畫著買新房,可以把黑瞎子趕到其他房間睡,現在,卻像偌大的星空,再多的回憶都抓不到伊人真正的身影。解語花知道,一切都回不去了,睡夢中,彷彿又感受到黑瞎子愛憐的摸著他的頭,攬著他入睡。解語花知道,夢僅僅是夢,回不去了..回不去了..

 

    「媳婦兒,別哭!」彷彿聽到黑瞎子的低語,彷彿聞到黑瞎子身上的味道,此刻他不再是解當家,不再是花兒爺;他只想當黑瞎子的媳婦兒,專屬他的解語花。他貪婪的靠著,用臉摩蹭著,解語花不想醒來,夢也好,鬼魅也罷,只要這樣,這樣就好,兩個人靜靜的過著日子,這樣就好。              

    「喲!媳婦兒,你怎睡相這樣差,每到早上就把我踢下床。」黑瞎子摸摸屁股,身上傷還沒好呢!又被習慣性的踢下床!

 

    「你..你..你..你..」花兒爺驚嚇了!天亮了,黑瞎子怎沒消失?

 

    黑瞎子笑了笑:「幸好有啞吧張送的那管寶血做的血清,不然媳婦兒你就成寡婦了」花兒爺扔了枕頭過去:「死瞎子你裝死嚇爺啊!」黑瞎子接住枕頭,無辜地笑著:「我看你在忙,所以自己先去醫院啊!哪知道回來就看你睡著哭,誰欺負你,瞎子找他算帳去。」解語花「哼」的一聲,然後輕柔地說:「歡迎回家,死瞎子。」

 

   瓶邪篇

 

    「吳邪。」悶油瓶輕喚著。吳邪開心的湊上去:「小哥,你回來了。」

 

    「嗯。」悶油瓶一反常態的盯著吳邪看,看得他怪不好意思的,摸摸了自己的臉,問:「我臉上有怪東西嗎?」

 
    悶油瓶搖搖頭:「吳邪。」他又喚了一聲,吳邪想,悶油瓶肯定餓了,於是笑著對他說:「我去買飯,你在家等著。」


    張起靈看著他,眼底流露深深的依戀,然後點點頭。


    等吳邪買完飯回家,挨千刀的張起靈不見了!他怒了,把飯丟進垃圾桶,大罵:「張起靈!你耍小爺,有本事別給我回來!」


    正罵著,就接到小花發信來:「啞巴張的隊出事!所有屍體都被不知名的蟲吃光,只搶到他的黑金古刀...」


    吳邪如五雷轟頂,巍顫顫地坐了下來,喃喃說:「不..小哥不會有事的,不會有事的。」


    若淚有聲,必撼動天地;奈何無語,唯痛徹心扉。

 

    吳邪哭了一夜,把小花的信息看了又看,你妹的!小哥有寶血,根本不怕蟲啊!騙的小爺一把鼻涕一把眼淚,好丟人啊!悶油瓶早回來了,肯定想到甚麼要緊事,跑去辦了,興許等等就回來了。

 

   吳邪一想,抹了抹眼淚,洗了把臉,開心上市場買些豬肝跟韭菜,這悶油瓶這次又不知流了多少血,等等做些豬肝炒韭菜幫他補補。想想覺得不夠,又買了一隻老母雞跟蘑菇打算回家燉湯。

 

    幾天下來,雞湯餿了,豬肝臭了,悶油瓶還是不見蹤影,吳邪納悶了,纏著小花跟胖子陪他去悶油瓶最後的那個斗。                

    幸好知道有不知名蟲子,大家有心理準備,雖然九死一生,但總算是有驚無險,直到..看到那藍色連身帽的身影靠在墓道牆邊,吳邪不敢置信的看著,那安詳的面容,一如平常的張起靈,但是,冰冷的屍體,再也瞞騙不了抗拒的真實。

 

    吳邪沒有哭,笑著背起張起靈,牆上寫著:『吳邪,帶我回家。』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獨冰清 的頭像
獨冰清

獨冰清的DIY瘋手做~

獨冰清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